2016年,美国服装进口量276.9万吨,同比减少3.23%;进口金额4398万美元,同比减少6.16%;平均进口单价15.88美元/公斤,同比减少3.02%。

据统计,2016年美国服装进口主要来自中国、越南、洪都拉斯和印度尼西亚,进口量分别占美国服装进口总量的34.93%、12.46%、8.15%、4.74%。其中对中国的进口量约96.7万吨,同比减少4.49%;对越南的进口量约34.5万吨,同比增加4.97%;对洪都拉斯的进口量约22.6万吨,同比减少6.76%;对印度尼西亚的进口量约13.1万吨,同比减少1.38%。

2016年美国对中国、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服装进口单价均呈现下跌趋势,其中对中国的平均进口单价为15.06美元/公斤,对越南的平均进口单价为18.15美元/公斤,对印度尼西亚的平均进口单价为19.02美元/公斤,下跌幅度分别为6.34%、3.21%、4.58%。

据了解,近两年美国自中国的服装订单开始向东南亚国家,特别是向越南转移,主要是受TPP协议优惠政策以及越南劳动力低廉等因素影响,同时美国对纯棉服装的进口也呈现小幅下降趋势,化纤和混纺服装是美国服装进口的主要产品。
 

1月份,美国服装进口大幅飙升,进口主要来自中国和越南,进口类型从纯棉向化纤类转移。市场分析,1月份的进口增长或为短暂反弹,主要因为中国假期后的放量出口。

据统计,1月份美国服装进口相比去年同期实现了两位数增长,其中进口量同比增长7.72%,进口单价同比下跌了4.9%,进口金额同比增长5.3%。其中,从中国的进口量同比增长12.17%,从越南的进口量同比增长20.83%。排除假期的因素,这些数据预示着今年美国服装进口增加。

虽然过去五年中国国内劳动成本不断上升,但中国对美国服装出口没有出现长期下滑,原因是服装出口逐渐从纯棉向化纤服装转移。

据统计,1月份美国化纤服装进口量同比增长了16.5%,纯棉服装进口量同比增长4.1%;化纤服装进口单价同比下跌4.6%,纯棉服装的进口单价只下跌2.9%;化纤服装单价约2.48美元/平方米,而纯棉服装单价约3.29美元/平方米。

2月份,美国服装进口量同比减少9.97%,进口金额同比减少13.6%,进口单价同比下降2%,2月份的进口单价是近五个月以来最低。据了解,随着亚洲市场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以及产品质量的不断提高,纺织品服装出口单价很难下降。

据统计,2月份,美国从中国的服装进口量同比下降16.42%,主要受1月份中国春节假期直接影响近两个月的出货。从越南的服装进口量同比下降6.3%,从其他国家的进口量同比下降了8.5%。

3月份,美国服装进口量同比增长6.11%,进口金额同比增长4.17%,进口单价同比下降1.8%,3月份的进口单价是自2月份下跌至近五个月新低以来的再一次下跌。

据统计,3月份美国服装进口量18.32万吨,进口金额297.8万美元,进口主要来自中国(3.7万吨)、越南(2.5万吨)、洪都拉斯(2.1万吨)、印度尼西亚(9944吨),分别占美国服装进口总量的20.15%、13.47%、11.46%。

3月份美国自中国的服装进口单价为16.66美元/公斤,同比下跌6.28%;自越南的服装进口单价为18.63美元/公斤,同比下跌2.2%;自印度尼西亚的服装进口单价为19.61美元/公斤,同比下跌1.98%;自洪都拉斯的服装进口单价为8.84美元/公斤,同比下跌5.06%。

 

据了解,中国一直是美国服装进口最大的供应国,2017年1-3月美国累计进口服装59.2万吨,同比增长0.75%,其中自中国的服装进口量为17.3万吨,同比增长0.58%;自越南的服装进口量为8.2万吨,同比增长9.86%;自洪都拉斯的服装进口量为5.1万吨,同比增长4.95%;自印度尼西亚的服装进口量为3万吨,同比减少3.2%。

据统计,2015年至今,美国自越南的服装进口呈现持续增长趋势,对中国的服装进口增速减缓,主要是因为越南TPP协议零关税优惠政策影响。而美国自洪都拉斯的服装进口增长的主要原因是,洪都拉斯服装相比其他国家更有价格优势。2017年1-3月美国自印尼的服装进口单价虽然同比下跌了2.88%,但是进口单价仍然高于中国和越南等其他主要供应国,进口量持续减少。

策划:裴婷